聯絡我們 |  English

助養人分享

關愛中成長  灰姑娘延續勵志傳奇

        孤單寂寞的感覺,有時使人恍如墮入無盡的黑暗之中。假如,你在少年時期忽然失去家庭的支援,須離開原生家庭住進院舍;假如,你在院舍遇到的陌生人,願陪你走過一段孤寂路;假如,那個陌生人在七年來付出如親姊般的關懷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可兒如其他「大哥哥、大姐姐」一樣,從做助養人開始認識播道兒童之家〈下簡稱「兒家」〉,後來與教會的朋友一起擔任本院活動的義工。做了一段時間義工後,可兒姐姐向兒家的前院牧道出她想陪伴少年人同行的心志:「我在破碎的家庭成長,小時候總覺得母親對自己不好,中學有四年時間到英國讀寄宿學校,從而明白集體生活的局限。如果我有機會接觸少年人,與他們分享自己成長的掙扎,說不定可疏導他們的負面情緒。」

化不幸為動力  關懷由心出發

        接觸兒家之前,可兒姐姐說她本屬九型人格中的「第三號」———實踐型,以達成目標為首要任務,理性遠勝感性。只是,她向上帝祈求擁有多些愛心,頓使她變得感情澎湃,對與她成長經歷相似的孩子感受尤其強烈;後來她認為,與其坐著哀悼自己的不幸過去,不如把感受化作關懷別人的動力,於是開始關心弱勢兒童。  

        在前院牧的撮合下,可兒成為了紫晴的「大姐姐」。除了帶紫晴返教會外,可兒姐姐偶爾為她補習,後來還接她到自己家共度周末,讓她享有其他孩子般在家的休閒感覺:「我懷孕的時候,常常不舒服,沒有為她做甚麼,她到來依舊上網、溫習而已。」

支持貴乎中道  良性互動可行

     在有心志助人以外,可兒姐姐還修畢輔導碩士學位,現時更在為輔導學博士學位努力中。儘管接觸過多種輔導理論,可兒始終偏好讓受助者自行選擇。她承認,在關懷紫晴的過程中有時也心感矛盾:「我有時很想從自己的角度出發,告訴青年人應該怎樣怎樣做,以避免她走冤柱路。然而,我更加相信,青年人有他們的責任去選擇;因此,我會小心平衡,在建議和支持中間找平衡點。」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這七年來,可兒與紫晴的互動,並非無風無浪,彼此也有意見分歧的時刻。但可兒姐姐看到,一般孩子能輕易經歷的,譬如說「赤腳在地板走走,看來是理所當然的事,對院舍孩子來說卻是件奢侈的事。」而且,一句問候,一些功課上的小幫忙,已像在深淵中燃起一盞燈,足以令受助者重新振作。於是,在助人的過程中縱然遇上困難,可兒姐姐仍堅持與紫晴同行,持續關心她。

內外全方位支持  孩子學有所成

        可兒姐姐小時候被遺棄、被拒絕的成長經歷,今天轉化為祝福孩子的力量。另一方面,「玉清慈善基金」近幾年來皆資助兒家多名中學生的補習費用,紫晴也是其中一名受惠者。

        院舍外的有心人付出愛和支援,兒家內的同工也會默默地支持孩子。在可兒姐姐和多方的鼓勵下,紫晴在考試期間會挑燈夜讀,兒家的夜班同事也陪她溫習到凌晨一時,以示支持。

        上述片段已成過去,紫晴數月前已離開播道兒童之家,展開大專生活新篇章。回過頭看,紫晴對關心和支持她的人和事皆心存感激,當中尤其要感謝可兒姐姐:「她的一些家庭聚會,也讓我參與其中。」說起這些令人鉻感於心的情深往事,紫晴開始哽咽起來,淚水幾乎奪眶而出……

 

 

 

汽水汗水破隔閡  愛心耐心溶冷漠

        每星期四的下午,播道兒童之家(下稱「兒家」)的數個小學男生,期待著一個亦師亦友亦父的「Jerry哥」出現,與他們打籃球、喝汽水、下棋……個多小時,他們就在汗水、汽水與笑聲中度過。不過,孩子的笑容並不是Jerry初到兒家便可見到。

        Jerry與兒家結緣,始於他太太和數名教會姊妹為兒家舉辦慈善義賣;活動完結後,Jerry陪同太太Ada前來兒家接受院長羅姑娘頒授感謝狀,羅姑娘邀請Jerry考慮作男孩子的同路人,他便打趣說:「給我兩個最頑皮、難管教的小孩吧!」

初到貴境像傻子

        這個作「大哥哥」的邀請,因大家事忙而擱置了。事隔數月,院長有機會再和上述義賣活動的籌備者接觸時,重提男孩子的需要,Jerry便坐言起行,定期在星期四孩子放學後到訪兒家,協助孩子解決功課上的難題。住進兒家的孩子,背負著各式各樣的家庭問題,不易信任陌生人──懷著熱誠來擔任義工的Jerry笑言:「最初兩、三個月,孩子也不大理睬我,有時感覺像個傻子!後來,我在他們做功課前打籃球,汗流浹背之後一起喝汽水,終於打破隔閡。」

        一個籃球、數罐汽水、無限汗水,加上耐性與愛心,Jerry今天甚受男孩們擁戴,他們放學回到兒家,老遠看見他,便會高聲呼喊「Jerry哥!」

        Jerry與男孩們打球之外,還鼓勵他們勤奮讀書。不願意與陌生人溝通的卓華,缺乏讀書動力,中、英文默書往往只有幾分,與家舍家長商量後,Jerry便帶來巧克力作獎勵之用,表揚學業有進步的男孩。Jerry無言的愛在時日中慢慢融化了卓華,他主動問大哥哥,若連續兩次獲得家長表揚,可會有其他獎勵?孩子的奮鬥心既已燃起,Jerry便與家舍同工一起,帶男孩們到美式快餐店享用美味薯條。 

神愛融化孩子心

      其後,Jerry邀請了朋友Victor一起,大概每兩、三個月帶男孩們往外活動,到會所吃飯、往赤柱和山頂等地方郊遊。其中一次郊遊經歷令Jerry十分感動:「有個新住進家舍的男孩小楠,感覺被高年級的男生排斥,在赤柱遊玩時顯得情緒激動,另一小孩更出言挑釁,兩個男孩隨即想動武,較高年級的男生馬上勸阻,並逐一向小楠道歉。他稍為平靜時,我便邀請眾男生手牽手一起禱告,神在小孩的心靈動工,小楠流起淚來,瞬間與眾男生復和了。」

       眼淚與歡樂的情景,Jerry和 Victor兩位大哥哥也樂於和孩子們共同度過──只因他們的愛不在口邊,乃在心裏,也在行動中。他們平日從事金融工作,工餘各自忙著到不同的地方事奉,Jerry哥哥卻不覺是甚麼值得稱讚的事:「兒童之家用聖經的教導,把孩子培育得很有規矩。我小時候也是基層出身,與這些孩子分別不大,只是我較幸運,有機會多讀幾年書,並在父母的愛錫中成長。在照料孩子的過程中,我自己心靈所得的滿足,比孩子的收穫還要多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