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絡我們 |  English

最新消息

職位空缺

播道兒童之家現有以下職位空缺:

活動/功輔導師(全職/半職)

提供功課輔導與家舍孩子,協助宿舍家長照顧孩子,協助社工推行活動,跟進有特別需要宿生個別訓練。

最少每兩星期在家舍值夜一更。

工作時間:44小時(全職) / 22小時(半職)

日/夜更保安員各一名

晚上5時半至翌晨8時半,每週工作6天,小學畢業或以上程度,持保安員證,基本溝通能力及耐性,相關經驗優先。年假14 天。

社區住房服務計劃幹事(第二人生助跑計劃)

--負責統籌 及推行 社區住房服務計劃 ,支援無家青年於社區生活, 持續成長 

--協助入住青年共住協調、生活指導、職業輔導;促進發展社區支持網絡

--每週工作四十四小時,  需輪班及值夜工作

--具中學會考五科合格或以上,包括中、英(課程乙)、數三科或同等學歷;具院舍服務或青年領袖訓練經驗優先。

基教事工助理

--協助院牧部拓展「銳意門訓」,推動「基教計劃」,結連堂會/機構,組織隊工。

--協助接待探訪、異象分享、培訓義工、小組/門訓、團契/聖經班,暑期計劃……

--每週工作四十四小時,需當值兩至三晚,按事工計劃於週六或星期日工作。

--具認可人文科學學士或神學訓練。

--具兒童/青少年事工、門訓事工或院舍服務經驗優先。

夜間院舍助理

主要負責執行晚間家舍當值工作,照顧中學生,工作時數每周33小時,另有留宿津貼,薪津可達$13,000。年假14天,中五或以上程度,有院舍經驗者優先。

應徵者須認同本機構異象,具團隊合作精神;有意者請繕履歷及待遇寄九龍黃大仙沙田坳道120號行政主任收,或電郵info@ech.org.hk (兩個月內未獲約見作落選論,申請人之個人資料將在完成招聘程序銷毁)。因應「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」機制已實施,本機構將會要求獲聘任人士自願進行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。 

 

(2018.8.1)

 

 

 

義工簡介會

日期:2018年10月13日 (星期六)

時間:下午2:30 - 3:30

地點:ECH 禮堂

*必須報名方可參加

下載義工簡介會報名表

「青年社區共住服務」

「第二人生助跑計劃」-「青年社區共住服務」

現已開始接受申請。請有興趣的青年於5月31日前寫及交回申請表及推薦表格。

「青年社區共住服務」申請表格 

「青年社區共住服務」推薦書 

感謝各界支持「無家青年18歲的困局」研討會順利完成

感謝各界支持

「無家青年18歲的困局」研討會–支撐搖晃的棟樑 

研討會於2017年10月27日順利舉行。 當日出席人數越150人,其中有七成來自院護業界,大家對青年人的需要和面對的焦慮,同樣關注。

會上公佈無家青年研究報告結果,從10個範圍,包:1)職業發展、2)面對將來、3)個人成長經歷、4)生活困難、5)個人需要、6)家庭影響、7)學校影響、8)友儕關係、9)家舍角色、10)社會服務支援,分析受訪者對未來發展的盼望。 不同界別嘉賓講者,分享從社會協同效應、政府資源分配、缺乏資源如何突圍而出、以致如何與無家青年同行作生命導師,多角度分析及了解這群青年的需要。(研究報告撮要下載)     (研究報告全文下載)

青年人面對成長及家庭的困難,造成身心障礙,加上缺乏家庭在經濟及精神上的支援,所背負擔子比其他人更多,帶來的焦慮和恐懼讓我們更加提升對他們的關心。

本院拓展「第二人生助跑計劃」項目包括「青年家舍外展計劃」、「生涯規劃,就業及實習計劃」、「職場師友」、及「生命師傅」計劃、「獎助學金」及「專業培訓基金」資助,扶助青年人過渡升學、居住和就業的困局,增強向上流的空間,開展他們的第二人生。

我們深信這群青年是青春、有魄力,在上帝眼中是寶貴的。 盼望教會信徒領袖和青少年牧者,同領異象共擔使命,與他們同行,扶助他們一把成為社會棟樑。

     

   

 

    

 

加入助跑行列:

.提供社區居所

.提供實習和就業       

.參與「生命師傅」計劃

.捐款資助培育無家青年

.捐贈「獎助學金」和「專業培訓基金」

第二人生助跑計劃已經開設臉書(FACEBOOK)專頁

第二人生助跑計劃已經開設臉書(FACEBOOK)專頁,請多多瀏覽,支持及讚好!

影視藝人陳明恩小姐全力支持「第二人生助跑計劃」,答允出任助跑大使。

影視藝人陳明恩小姐全力支持「第二人生助跑計劃」,答允出任助跑大使。

 

放棄投行百萬年薪 全職爸爸重塑子女關係

有哪幾位男士肯放棄事業,做全職爸爸?特別是年薪逾百萬,在社會享有良好政經地位的優職?

已當全職爸爸1年多的陳秋源,本身是美資證券機構執行董事,跟任職醫生的太太育有一對分別12歲和9歲的子女。夫婦倆一直忙於工作,直到發現真正疏忽兒子,令他出現行為問題,權衡輕重後,陳秋源毅然放棄高薪厚職當全職爸爸:「我知道時間無多,當他踏入青春期,想補救也不行。」

身為金融人,陳秋源會用時間值去看事物:「我要在時間值消失前行動,即兒子13歲左右,我跟太太是溫水煮蛙,繼續下去,已經不能再影響兒子。」

由陳秋源放棄在投行高薪厚職,主力管教子女,先想到的該是他早已「賺夠」退休。46歲的他不諱言,在投資銀行工作的,總覺得「擠牛奶可以擠多久便多久」,屬難抗拒的工作:「太近錢的行業,總令人貪心……」當然,無人會覺得,該賺到哪一個數目的錢便可放手。猶幸兒子的關係,令他醒悟家庭的重要性。

衡量父親的價值

兒子五年級時,因為學業問題出現不少負面情緒,直至陳秋源醒覺他開始有行為問題,終令身為父親的他從工作抽身,全心全意與兒子同行。「我跟太太的工作,可以負擔得起其中一方全職照顧子女,若二人同時做雙職父母,只為多賺一些錢罷了,根本對孩子不公平。」他開始想自己的價值,計算也相當清晰:「我是一個Value Investor,究竟陳秋源的價值在哪裏?對公司,我有價值,也不過是一粒螺絲……對家庭的貢獻,是那份人工,如果無人工,將錢變成花在小朋友身上的時間,我覺得自己的貢獻更大。」

問他可覺得兒子11歲才識想是否遲了一點,他承認:「要let go不易……不過,幾錯都好,肯做好永遠不遲。錯過甚麼?那是令他們從小養成好習慣的機會。」昔日每晚跟太太總是7時後才回家,細微如不能先建立子女做好功課才遊戲的習慣,也叫他懊惱。「你想改變他們?很難。我在家一年多,也改變不了。」

錯過的,還有孩子的細碎片段:每天帶孩子上校巴接放學,也叫大男人感動。「那真是錢買不到。他們一落校巴見到我的笑容,不斷講瑣碎事,那是無價寶,是幾百萬也買不到……以前每天6時已經回到公司,朝早見不到孩子;每晚回家7時多,他們未做功課,也只得鞭策他們做好……那不是有質素的親子時間,關係一定不好。現在?我不用開聲,只要坐着做『紙板人』已經足夠,他們已經有無形的壓力。」

恩人與飢餓

陳秋源因父母離異,5至6歲的階段曾短暫住在播道兒童之家,跟父母的親暱舉動,甚或他重視那培養習慣的家長管教,也是由兒家而來,他不認為是遺憾,反覺是好事:「易子而教,不是更好嗎?那不是一件負面的事。」當然,他亦自覺彌補童年遺憾:「整個砌圖,失去了那一塊(完整家庭),現在由自己去砌好,我很幸運。」

幼兒記憶滿載對兒家感激之情,當時照顧他的「倩姐姐」--訪問時掛在口邊是「恩人」:「離開兒家時,她知道我鍾意《叮噹》,居然訂了一年的漫畫送給我……現在年紀大了回看她的舉動,更覺得她很有heart。坦白說,當時這裏的人工一定不高,如果每位小朋友離開都送紀念品,便不得了。因為她真的不捨得小朋友,很錫小朋友!我很想找回她,跟她吃一頓飯。」在兒家的規律生活,令他獨立。離開兒家後再由爸爸的朋友「阿姑」照顧,直至17歲前遠赴澳洲跟媽媽生活。

沒有才懂爭取

全職爸爸,不代表閒賦在家,亦不需要做家務,平常花更多時間閱讀進修。「平時我外出,不揸車一定舉手搭的士……子女見多了你這些身體語言不是好事。我現在搭多了巴士,反而從這些細節,知道不是任何東西也很易得來,識知慳識儉。」這代孩子太幸福,太易有物質生活便不懂珍惜:「無,我們才懂爭取,才懂主動學習,會獨立得多。現在的孩子是沒有這種求生技能……給人欺負都是學習的機會。」

他多次強調,人要有hungry感覺才有動力做好每一件事。「無奈的是,我很難製造一個環境令他們學識獨立。生活,對他們來說太容易。」昔日孩子想去哪裏滑雪也盡量滿足,今日他會想子女「貼地」生活:「我有擔心,他們將來無現在的生活質素。」

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,是陳秋源在訪問內強調的價值,童年癲沛生活,他視為磨練。「凡事要用正面去看。以前的經驗更令我珍惜家庭、珍惜子女……沒有受傷害,對我是磨練。每事happens for a reason,更令我變成better person。」兒童之家對孩子施下的恩,那是因,令不少孩子長大後回饋,包括陳秋源,除了捐獻,他身體力行在社會貢獻,也是兒家結的果。

撰文: 羅惠儀 經濟日報記者

http://paper.hket.com/article/1551423/

 

 

成功需父幹? 偉倫的故事,沒有奇蹟,卻有無盡的愛!

網絡世界愛揶揄別人「成功需父幹」,不過對於在兒童之家長大的偉倫來說,卻只能靠自己苦幹。可幸單打獨鬥卻不孤單,那一碗寂靜晚上的腐竹白果糖水,事隔多年仍然香甜。「以前住喺呢度,Onsen哥係家長,依家到自己做埋家長,感覺好奇妙」。他口中的Onsen哥,正是在兒家工作了33年的家舍爸爸余國安,由昔日院童到成為同事,輸在起跑線卻沒輸掉整個人生,偉倫的故事,沒有奇蹟,卻有無盡的愛。

「好難將冰山一下子劈開,要慢慢溶,因為啲冰好厚,劈唔開」。父母離世,年老嫲嫲無力照顧,偉倫的故事,在兒家,很尋常。轉校讀中一、獲社署安排入住兒家,5年的中學生活,都在這裏渡過。「頭一年,真係唔出聲」。時年12,是但求其你話事。「試過帶佢出去食食車仔麵,佢話唔識揀」。Onsen哥話當年,坐在一旁的偉倫,忙不及搶白:「由細到大習慣冇得揀吓嘛」。「其實,佢唔係真係咁隨和囉」。儼如歡喜冤家的「兩父子」相視大笑。

那是1991年,轉校,住進院舍,過六時起床九時熄燈的紀律生活,那座冰山,因為一碗糖水,溶化了一角。「佢同羅姑娘(院長羅美珍)唔同,唔係特別多嘢講,外表好cool,但會用嘢食浮虜你」。週日,勉強有家可歸的院童都回家,偉倫記得,愛下廚的Onsen哥總會煲糖水請大家食。「佢會做好多額外嘅嘢,我最記得,嚟咗呢度幾個月,攞咗個咩好學生獎,有通告俾佢簽名,以為係例行公事,點知佢執到正嚟睇」。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點點滴滴,十幾年過去,總在心頭。

坐在一旁的Onsen哥沒出聲,聞言是看得出的冧。在這裏33年,離開了又回來,這個柔情鐵漢說,兒家的孩子來了又走,但他早已視這裏是他的第二家。「係我叫偉倫返嚟幫手,喺呢度長大嘅大哥哥返嚟照顧佢哋,就好似看到自己嘅未來」。希望之火,大扺是絕望孩子的一點光。外冷內熱的Onsen哥說,孩子來了又走,他相信每個人都可選擇自己想過的人生。「成長步伐每個人都唔同,一定要有耐心」。慢慢溶化了的冰山,山後原來風光如畫,活出第二人生的偉倫看到了,其他人又如何?

 

記者:呂麗嬋 

守護悲歡兒家 這個院長不太冷

蘋果日報 - [周末動人] 訪問羅美珍院長 

60週年大重聚,上月中,逾300昔日院友,又回到播道兒童之家。「遠至美加英國都有,第一代喺兒家住嘅孩子,年紀最大嘅已66歲」。院長羅美珍感歎。20年過去,這個當年最年輕的院長,已不再年輕。在兒家,她老早榮升嫲嫲;又以媽媽身份,為即將出嫁的兒家女兒「上頭」,見證失去父母的孩子長大成人,找到自己的第二人生。「可以陪佢哋走上小段路就好」。小小院舍,載滿悲歡離合,人生再艱難,她說能夠同行,至少不再孤單。

「一梳梳到尾、二梳白髮齊眉,三梳兒孫滿地……」一對兒女還是「小學雞」,羅美珍已「嫁女」,榮升外母。借出毗連的院長宿舍,讓長大了的孩子出閣,沒血緣關係的一家人,在大喜日子,都成了淚人。「一埋位已爆喊,喊到對眼腫晒」。都是開心的眼淚。婚後已為人母的家儀,這天回到娘家,坐在熟悉的七彩小操場,說着,又紅了眼晴。只因,曾幾何時,一個屬於自己的家,遙不可及。 「我冇見過親生爸爸,對上一次見到媽咪,已係廿幾年前」。那是簽署放棄撫養權的午後,時年9歲的她,印象深刻。由小四至中五,離開原生家庭,在這裏,她學懂打理家務、學懂站在台上唱歌,更學懂追尋自己的幸福人生。「有次跟羅姑娘出去表演,佢教我彈琴,我同佢講少女心事」。渴望被愛,小妮子謂,同學都不知她的家庭背景,唯有這裏,她最自在,認識了一生中最好的朋友,17歲離開,結婚生子。 「6個姐妹,返到嚟,成晚喺度傾往事」。偷出宿舍買零食、遇上喜歡的人,那8年,有喜有悲。除了這個娘家,最親的,是86歲的舅公,老人家記掛身後事,心願葬在婆婆毗鄰,親母是灰位持有人,數月前家儀登報尋人,透過面書相認。「佢話想維持現狀,見一面都唔想」家儀淡然的說。沒有再見,已是陌路人,唯一遺憾,是讓一直沒離棄她的舅公,在人生即將走到盡頭時,心願未了。 生活不是童話,這裏的孩子,大抵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傷心過去。羅美珍謂,在兒家長大的孩子都很早熟,習慣沉默,努力取悅,只因總在擔心,別人不喜歡自己。「我成日同佢哋講,盡力去做未必一定改變到,但唔做肯定會更差」。沒法贏在起跑線,就算跌跌撞撞,至少要盡最大努力,走到終點,這是羅美珍的信念。 六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,爸爸是漁民,小時候住木屋,貧苦但快樂,讓她相信愛確可勝萬金。「生活不富裕,但好感恩,爸爸好痛鍚我,可能因為咁,就算見到幾多唔開心嘅嘢,我對人嘅睇法,始終比較正面」。97年入職兒家,時年30,最年輕的院長。大學讀社工,做過1年多教師,她自言是理想主義者,總想影響別人,帶來改變。「職位要求至少5年行政經驗,我根本唔符合條件」。 膽粗粗一試,那想到三輪面試過關斬將獲取錄,一做19年。「嗰時好怯,最記得第一日返工着晒套裝,輸人不輸陣」。她大笑。上一任院長一早離職,這個初哥院長,只能摸着石頭,邊學邊做,代表兒家出席社署會議,處理勞工保險,問題排山倒海。但初生之犢,勝在夠勇,接手後力推相對寬鬆的管理模式,有人叫好,阻力自也不少。努力在團體紀律與個人需要之間,尋求平衡,她花了3年。 改變無疑費力,要開拓新局,則需要膽色。兒家受社署監管,規定院友只能住到18歲,有孩子為了外出租房被迫輟學打工、有孩子快快嫁人只望有落腳處,羅美珍看在眼裏,很痛心。「佢哋返嚟同我講,生活好困難,喺深水埗大角咀租劏房,撞番晒好多以前嘅院友」。她服務的只是中小型的教會機構,勤力申請基金,4年前終落實擴建,用盡兒家原址的地積比,加建5層高新大樓,為「被離開」的孩子提供過渡性的輔導及住宿安排。 「我成日同佢哋講,機會只會留俾有準備嘅人,如果你嘅成績根本唔好,人哋想資助你讀上去都冇用」。有成績優異的女孩,為了男友輟學早早嫁人,還有「但求有飯食對人生毫無憧憬」的小孩,都叫她感慨萬千。「有孩子問,我已經每晚祈禱,點解媽媽仍有毒癮?」坦率的她直言,有時就連她這個院長亦啞口無言,面對難過的孩子,安慰的說話不管用,就抱抱他。「可以陪佢哋走上小段路就好」。人生再艱難,在一起,就有力量,至少,不會那麼孤單,面對悲歡離合,仍未看化的羅美珍說。

記者:呂麗嬋 

http://hkm.appledaily.com/detail.php?issue=20161203&guid=55997258&category_guid=6996647&category=instant